分卷阅读12(1 / 2)

晏行不停地甩着手,似乎这样能让他被烫到的地方更加舒服一点儿。

贺临看着晏行那有些夸张的动作,有些困惑,真的有那么烫吗?

“真的很烫!”晏行的声音瞬间响起,“如果不是那碗药是你递给我的,我都要以为是什么人的恶作剧了……”

贺临:……

看着晏行那副笃定的模样,贺临微微点头,认可了他的判断,毕竟他只是一个脆弱的凡人,确实需要小心呵护。

这般想着,一团团的冰簇从握着药碗的手上蔓延,最终包裹住了整只药碗。

而碗里的药汁,也从袅袅的热气逐渐转化为了带着寒意的“冰水”。

“这下应该好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晏行伸出手去。

在他接触到药碗的一瞬间,冰冷的寒意顺着指尖,传递进了他身体的每一处。

晏行下意识地就要抽回手。

然而,在尝试过后,晏行的脸色也发白了起来,声音咯咯作响,牙齿都开始打战,“冻,冻,冻,冻住,住,住了!”

晏行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在察觉到那股冷意之后,他的手指就像是粘在了碗壁上。

紧接着,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失去了对手指的感应,更加准确点儿来说,是和碗壁接触的地方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,仿佛彻底断开了和身体的连接。

“先别动。”贺临抓住了晏行试图缩回去的手腕,“你的手指被冻住了。”

再用力往回收的话,一个不小心可是会直接把皮肉给扯下来的。

晏行哭丧着脸,心里升腾起一个念头,他真的不是故意的?

而在晏行看不到的地方,贺临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。

不是太烫,就是太凉。

如果小晏不是在故意折腾自己的话……

贺临的目光落在晏行已经被冻得发白的手指上,心念一动,原本簇拥着药碗的冰晶迅速消融。

虽然冰簇已经消失,但晏行的手还是维持着刚才的状态。

只是,本就是普通的药碗怎么能够承受得住贺临刚才的那一番折腾?

于是,几乎是贺临的力量刚刚撤回,那药碗就四分五裂了。

深褐色的药汁失去了承托,瞬间倾泻而下。

但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就被贺临收拢了起来。

深褐色的药汁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一团药球。

看着半空中的那一团深褐色药球,贺临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

晏行轻轻地搓着自己的手指,冰簇被收回后,他重新感知到了自己的手指,只是仍旧有些惊魂未定。

毕竟从烫到冰,都那么极端。

贺临从那药球中分出来一点儿,送到了晏行的指尖。

“现在呢?”贺临的声音里仍旧听不出多少的喜怒。

察觉到指尖的那一抹湿润,晏行眨了眨眼睛,仍旧无焦点的眸子里也染上了几分困惑。

但他还是乖乖地回答了贺临的问题,“嗯,温温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贺临的声音从心底传来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晏行总觉得,对方的声音里,似乎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?

真是可惜,现在的自己看不见,不然的话,真的很想看看贺临现在的样子啊。

事实上,贺临还真的是松了一口气。

只是这凝聚在半空里的水球显然也不是能给小晏喝的,于是贺临便在自己的储物空间里翻了翻。

最后取出来一个类似于圆鼎的东西,那东西看起来非常小巧,外表还雕刻着精美细致的纹饰,美轮美奂。

但再精致的物什,它现在的功能也只有一个,当药碗。

深褐色的药汁在金色的圆形鼎状器皿中微微摇晃,散发出了一股浓郁的药香。

那股气息并不难闻,甚至在晏行的感知中,甚至还有些奇特。

里面混杂了很多花草的气息,很奇妙的,那些花草的气息融合在一起,最终造就了这样奇异又混杂着某种香气的样子。

“现在你应该可以喝了。”贺临的语气仍旧平静,好像刚才的那一丝波动只是晏行的错觉。

在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之后,晏行对于贺临再次递过来的东西,都带上了几分警惕。

“你确定?”晏行的声音里满是怀疑。

贺临注视着那盛放着药汁的“药碗”,肯定地道,“嗯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晏行咕哝了一声,小心地伸出手。

他最先触碰到的就是那“药碗”外面的花纹。

指腹轻轻地在那些花纹上抚过,一根根线条在晏行的脑海内飞快缠绕、勾勒,最终形成了一副完整的图案。

那些花纹看上去有些玄妙,似乎有什么规则蕴含其中。

但这只是晏行一些隐隐约约的感觉,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

那股药香愈发浓郁,谨慎地用唇尖试探了一下温度,晏行彻底放下了心来,温度正好合适。

就是味道好像有些古怪?

这个念头只是在晏行的脑海里一闪而逝,他抬起药碗,喝下去了一大口深褐色的药汁。

一瞬间,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开来。

苦涩

最新小说: [清穿]太子的作精胞弟 被怪物觊觎的美人NPC 成为合欢宗妖女的短命灵宠 摆摊算命,但国师战力爆表![古穿今] 和无数个我互相帮助 龙族模拟器:改写从源稚女开始 我头顶有词条,康熙激动晕了 穿进玛丽苏文里,和霸总表叔HE了 红尘颠倒 恶毒美人和舍友网恋翻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