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生烟火 > 女生耽美 > 被嫡姐换亲之后 > IF:双和离(1)

IF:双和离(1)(1 / 4)

第 101 章 “IF: 双和离 (1)

景德九年 , 三月初三日 , 纪明遥出阈 。

她的新婚丈夫是温从阳 。

这桩婚事从前年春天就在议 , 到今日恰是两年 。 温从阳是她嫡母的亲侄子 、 她名义上的表哥 , 与她青梅竹马 , 对她钟情 , 两家又本是姻亲 , 谁人见了不说 , 这正是一门天造地设的好姻缘 。

尤其对温从阳 , 真正是 “ 洞房花烛夜 , 抱得美人归 “ 的良辰吉日吧 。

毕竟嫡母说 , 这婚期竟是温从阳缠住他母亲和祖母 , 从几个日期里自己选定的 。

他从来都很期待 。

一室压抑的寂静中 , 纪明遥额前盖头被揩开 。

她眼前亮了些 。

满屋起哄声顿起 。

纪明遥拙起头 , 看见了身着吉服的温从阳 。

他自幼便是讨人喜欢的好样貌 。 一双桃花眼 , 面如傅粉唇若涂脂 , 笑起来两颊各有一个深避酒窝 , 神色总是软的 、 单纯的 、 含情的 , 是不分长幼 、 身份的女子见了都会舒心的脸 。

他此刻又笑得格外欢欣 , 看向她的眼神满含热烈 , 又带着几分小心 。

一一像是懵懂无知的孩子 , 终于得到了他最期待 、 最心爱的礼物 , 正在谨慎拆封 , 思考怎样永久保存 。

满眼皆是吉庆的大红 , 满室宾客亲友都在恭贺他们新婚 。 此情此景 , 纪明遥也理当沉浸在成婚的喜悦中 。

可她心里很平静 , 没有太多波澜 。

她只是在紧急思考 , 她该不该笑 。

笑 , 是当着许多宾客不端庄 。

不笑 , 是大喜的日子扫兴 。

一一这都是何夫人会挑剔她的话 。

她该选哪一句呢 ?

最终 , 纪明遥还是微微笑了笑 。

大婚吉日 , 不出意外 , 一辈子就这一次了 。 高兴些吧 。

她这一笑 , 在温从阳眼中 , 正如春日烂漫 、 百花齐放 。

他一眼看呆 , 围绕的众堂客女眷也不由看直了眼 , 等回过神 , 纷纷奋赞新娘子行事大方不扭捏 , 又夸她神仙一般的好模样 , 又说 , 新郎官新娘子郎情始意 , 今后必定夫妻恩爱和睦到老 。

大喜的日子 , 来客口中自然只有好话 , 谁也不会在这时候扫兴 。 何况都是高高兴兴为了贺喜来的 , 再看着新娘子这个笑 , 谁还能有不快意 ?

亲舅母广川子夫人还一叠声地说 : “ 成家立业 「, 先成家 , 再立业 。 从阳自从定亲 , 人着实勤谨了 , 今日真正有了家室 , 还怕来日不更上进出息 ,

孝顺考太太和他娓吉 7“

张老夫人满口谦虚 : “ 他那点勤谨算什么 ? 不过骑射瞎闸 , 当个玩意儿 。 亲家太太总说这些 , 又叫他小孩子家得了意了 。“

「 世人谁不是从小儿过来的 ?2“ 广川子夫人忙笑说 ,“ 老太太也说了 , 他小孩子家 , 愿意吃苦上进就得夸 , 不然 , 不是把心气儿都压没没了 。 小小的年纪 , 总不能和老头子一样暮气沉沉的 , 那不是委屈了咱们新娘子 ! “

张考夫人笑得开怀 。

孙子终于娶了妻 , 娶的是他喜欢了七八年的女孩儿 , 还是自己女儿养大的孩子 : 从小到大听话懂事 , 又是安国公府的姑娘 , 国公之女 。 这婚事对理国公府来说 , 真是再没不圆满了 。

何夫人也笑 , 但她心里总还有些不舒坦 。

新人礼成 , 堂客簇拥着张老夫人 , 尽去赴宴 。

何夫人也没有不叫儿子和新媳妇亲近的理 。 她一同侍奉婆母出去 , 只留下陪房李桥婺妇伺候 。

纪明遥与温从阳对视 。

温从阳只顾傻笑 , 满心的话不知从哪句开始说 。

而纪明遥在思索该说什么 。

若这五间新房内 , 只有她 、 温从阳和她的人 , 她还能稍微自在些 。 可何夫人的陪房在 , 那她的一言一行 , 便需仔细斟酌 。

但她很累 。

「 出嫁 “ 太消耗人 。 整个流程都在推着她离开安国公府 , 进入理国公府 。

她凌晨起身后只吃了两口点心 , 一过卯初 , 到现在连水都没沾唇 。 花轿很晃 , 被蒙着盖头走路很慌 , 在安国公府辞别 “ 父母 “ 要让自己忍着恶心说好听的谎话 , 两家宾宪又太多 …...

她已身心俱疲 。

至少 , 此刻 , 她不想再为难 、 勉强自己 , 做温从阳的欢乐新妻 。

「 表哥快去入席吧 , 别叫宾容等急了 。 “ 纪明遥笑着催他 , “ 你看时辰 。“

温从阳舍不得走 。 他神色就显出两分委屈 。

最新小说: 冥王别催,我这就直播赚钱 你惹假千金干嘛?她有豪门宠着! 火影降临现实,获得鼬万花筒 东北匪事 陛下,就不给您留全尸了! 咒回:从魔虚罗到英灵召唤 一人之下:我有一双轮回眼 宝可梦:怎么办?岳父总想手撕我 宠,无上限 快穿:极品炉鼎重生了